LAW OFFICES OF XUEJIE WONG PLLC
LAW OFFICES OF XUEJIE WONG PLLC

《嘉人》专访:美国著名华裔律师王雪洁

 美国著名华裔女律师: 王雪洁


15岁,她是初从上海来美国的懵懂女孩,

为跟随母亲的绿卡梦,忍受扭曲的重组家庭;
22岁,她当选世界梅花小姐,
却转身进入华尔街高盛银行打拼;
现在,她是纽约华商会理事,
护佑一方华人平安的刑事案律师。

 

五年华尔街经历,现担任美国华商会法律顾问及常务理事、美国国际产品安全协会法律顾问及副主席、美国湖北工商总会法律顾问。在美国为华人维权,代理的案子多数被当地媒体头条报道。

 

 

隔开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

 

2006年,美国密歇根州查尔域斯市一对中餐馆老板夫妇,与密州其他地方的另三家“中国第一”餐馆老板共12人,被指不向州政府缴交销售税及合谋不缴付员工的工资税,餐馆被一起查封。其中董永盛及妻子陈玉珍更被指控10项罪名,如果罪名成立,等待着这对夫妇的最高刑罚是服刑20年以及罚款10万美元,更有可能被递解出境。对于这对辛勤置业的夫妇来说,这无疑是飞来横祸。王雪洁及同事司马乐接受事主委托之后,代表被告于密州数次出庭后,只用两个星期时间,为事主夫妇洗脱几乎全部莫须有的刑事控罪,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。

 

晚上打越洋电话给王雪洁,她坐在位于中央公园旁边的家里,窗外可以俯瞰整个开阔的联合广场公园。地球那边正是上午十点,西海岸阳光灿烂,每年联合广场上的系列秀都有五花八门的活动,不论音乐会、瑜伽或舞蹈表演一概免费。“那些还不能在百老汇表演的剧目,就在我家公寓的楼下轮流开场”,王雪洁说,但其实她没有多少余暇去享受这不间断的嘉年华,落地窗两边,隔开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
王雪洁的声音细缓,常笑,笑声里带着孩子气,很难想象,就是这声音的主人,站在美国法庭辩论席上,为华人争取权益,推翻对他们的不公判决。十五岁,随母亲再嫁初来美国的王雪洁,还只是个好奇的少女。陪母亲第一次面见头发稀疏的继父,气氛紧张得好像置身一部过埠新娘题材的长篇小说开头章节。“我和妈妈来投奔的男人是个美籍华侨,结婚前他对妈妈说自己开了一家餐馆,可是我们到了美国之后才发现,原来他只是在餐馆做侍应生而已”,王雪洁笑着开始这段有些不堪的回忆。继父祖籍台湾,思想比内地华人保守得多,总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,不喜欢王雪洁的妈妈抛头露面出去工作。妈妈在国内本来有份在税务局的职业,收入不高却很体面,到了美国就只能听继父的命令:到车衣厂上班。“车一件衣服只能得到几分钱收入,而那是当时我和妈妈的全部生活来源,典型的工人阶层生活,很辛苦。”

 

母亲与继父的感情堪称紧张,十几岁的女孩,分分钟感到压抑。“继父认为自己是一家之主,就要说一不二,不苟言笑。如果他在家,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尽量避免见到他。对于我,他从来没有夸奖过,功课再好也嫌不够,总有惹他不高兴的地方。”母亲不可依靠,王雪洁唯一自我保护的方式就是竭力读书,“刚来美国时读九年级,相当于国内高一或初三,半年之后系主任就把我的数学单科跳级直接读微积分。”年终考试,一位老师给她99分,她自认没有答错题目,就直接去找老师谈话:“我所有成绩都是一百,如果我考卷上没有错误的话,为什么你要扣掉我一分?”于是,这一分她最终也拿到了。

 

选美小姐去华尔街

 

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哥伦比亚大学,王雪洁第一时间搬到学校住,原因很简单,就是要“离开那个沉闷的家”,她觉得自己“眼睛变大了,皮肤似乎也变好了”,其实从在女子高中读书的时候开始,因为经常到外校去参加一些课程,就经常有外校小男生到学校来“看”她。校园里的追求,无非鲜花或者冰激凌攻势,浪漫单纯又有点小儿科,祖籍宁波的王雪洁大都一笑了之,她是那种即使说一口地道英语,也带点吴侬娇音的女孩,一头黑发,健康美丽,课业优异,却也在业余时间看《飘》看到神魂颠倒。小男生制造的浪漫,王雪洁不感冒。“大概是我的心理太晚熟了吧”,她笑。

“我是看港片长大的一代,那时翁美玲当红,梁朝伟、刘德华才出道,那么年轻,叫人心动。我在内地很早就知道,选美在香港是件大事,对女孩子来说,就像童话一样。如果确实可以一夜之间,名利双收的话,我当然也憧憬,可是我对自己认识得很清醒:自己没有站在舞台上的自信,也没有表演欲,娱乐圈那种一定要被人看到的热望,我没有,也不喜欢。娱乐圈竞争残酷,我自认不是最漂亮的,也绝非最有才艺的,更不喜欢一天到晚被人追踪或者指点,放弃这个不适合我的圈子,对于我没什么可后悔的。”

 

她选择回到哥伦比亚大学,继续修完她的电脑专业课程,毕业后高盛递来offer,王雪洁选择了一个最男性化的职业——在高盛公司负责网络系统维护。她逐渐习惯了做部门中唯一的女性,习惯了周围每个同事的身材都比自己大上不止两号SIZE,也习惯了全年无休每天在公司加班到晚上十点,BB机24小时开机待命的日子;习惯了神经时刻紧绷,灰头土脸维修公司电脑网络……拼命工作换来的是高薪和升职机会。入职两年即被派到香港负责整个亚太地区网络管理,成功打入管理层,才二十多岁的年纪,未来已经坦荡无悬疑。

 

但忽然间,她就决定跳槽到雷蒙投行,原因很简单:做为一名华人女性,她撞到了那看不见的“晋升”天花板。“那时高盛全球一共150个合伙人,其中只有一个亚裔,你会看到在这个以犹太人为主的公司里,亚裔上升的空间是多么有限。我只想把事情做好,但大公司往往有人事竞争等我不愿涉及的事情,何必呢?我再结派,也肯定结不过犹太人,不如趁年轻时跳槽试试看。”在华尔街当时最热门的电脑行业,她工作了5年,而命运就是这么奇怪,一个偶然的机缘,让王雪洁的人生再次转轨。

 

那年克林顿竞选,为了争取新移民投票,他提出将入籍过程从之前的一年缩短到三个月,考试变得空前容易。对想移民到美国的人来说,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,申请入籍的人一时如过江之鲫。“我花了一年时间做调查,分析市场趋势,确认这是个更好的机会之后,果断行动,否则怎么甘愿割舍待遇优渥的工作?”审慎、理性、果敢,王雪洁显然拥有男人般快速反应的大脑和绝佳行动力。

 

从自立门户到维权律师

 

“女人的很多担忧来自对外界的缺乏了解,我只是把一条自强的路指给她们看。”

 

成立入籍中心,从租店面,装修,买家具,招聘,做商业计划……王雪洁亲力亲为,但所有投资一个月后就全部收了回来,给足了信心。不过更叫她快乐的,是总能在唐人街上遇见熟面孔:“走一趟唐人街,几步就要停下来一次,总有笑脸迎面而来。我曾经帮一个家庭申请入籍,后来他们整个家族七十多个人都经由我来到美国,他们说我是他们家族的恩人。‘恩’字不敢当,但我喜欢那些不加掩饰的善意和随时都有人冲你微笑的感觉。”很快王雪洁的入籍中心就做到了可以聘用六个律师的规模,她本不必再考取律师证,可王雪洁觉得入籍中心的事务顺风顺水,缺乏挑战,考下律师证,王雪洁只用两年半时间,相当神速。

 

王雪洁是这些新移民在美国认识的第一个人,此后他们的生活遇到麻烦,首先想到的还是她。拥有律师证,使王雪洁的入籍中心有机会受理更多业务:买房,结婚,离婚,刑事事务一应俱全。从业十年,王雪洁经手的案子超过一千件,办理最多的,竟是离婚案。

“很多亚裔女人为了能加入美国国籍选择和美国男人假结婚,男方知道女人为了一张绿卡什么都可以忍耐,就逼着她每天工作,收入还要全数上交。虽然现在已经有明确的法律规定,只要可以证明女人在婚内受到虐待,可以提前解除婚约,以个人身份获得绿卡,但还是有些性格懦弱的女性会继续忍受下去,期望熬过三年之后获得新生活的‘门票’。”这当然是所有“获得自由”的方式中最荒诞的一种,“而现在向有关方面申请入籍的时候,工作人员经常将夫妻双方分开面试,问些很私人的问题,稍有差异就会认定是假结婚,除了坐牢、罚款之外,也永不能再申请绿卡”,王雪洁说。于是,为何还有那么多女人,愿意加入这种“交易”,就成了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。

 

“看多了这些故事,我常想,为张绿卡付出自己整个身体和灵魂,值得吗?我不能接受‘逆来顺受’,不能接受‘这就是我的生活’。女人绝不能懦弱,不能将自己的全部系在一个男人身上,否则哪怕你甘愿做家庭主妇,男人亦会把你看做佣人不如。没有尊重,婚姻就无法维持。”

 

做懂得示弱的强者

 

“我喜欢保持生活的趣味,同样的事情做了多年,当然乏味,那就再给自己一些新的事来做,外人看来也许有难度,但有趣的事,从来是有难度的。”

 

王雪洁说话的语速缓慢,好像每个字都是以散步的姿态从她嘴里说出来的,吐字之间带点粘性,让听者感觉特别舒适,难以想象这样的人可以在法庭上与人针锋相对或一较高下。

 

“争辩?我不需要争辩”,王雪洁笑,“美国的法庭不是法官一人说了算,所以争取陪审团的同情就很重要,态度柔和有耐性,有时反而有利。往往我把当事人的案子做得越立体,越能让陪审团了解他的家庭、生活处境和工作辛苦的状况,就越有可能得到一个理想的判决结果。比如密歇根州那对开餐馆的夫妇有三个孩子,都还在上学,他们本来没有能力居住在很好的社区,房子被税务局收去了以后,只能住在一个房车里,男主人被烧伤了,欠了医药费……这些我都可以陈述给陪审团听,从人情的角度去打动他们”。

 

王雪洁的关注点

 

王雪洁的关注点,已渐渐转到更大的华人世界。“纽约的华人超市把水果摆在门外售卖,这是华人惯用的揽客方式,但一些议员反对,我就和一些华裔组成代表团,到华人居住区拉票,保证不让官方通过法律来惩戒他们”。王雪洁还加入了一个公益管理会,帮助中美之间协调贸易,譬如美国生产的打火机上有安全措施,但中国生产的没有,政府因此计划通过一项法案禁止从中国进口打火机。”我们做了许多调查,统计证明没有安全措施的打火机对人并无显著伤害,也就保证了中国厂商的利益。”和新移民打了多年交道,王雪洁了解他们的认知盲点,譬如往往会主动放弃自己的投票权,“希望新移民慢慢明白,这一票对自己生活的意义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,才能集合更大的力量,世界会有改变。”‘

 

(全文请参阅《嘉人》2011年11月刊)

Where to Find Us:

Chinatown Office

139 Centre Street, Suite 208
New York, NY 10013

Tel: 212-941-5483

Fax: 212-684-0620



Flushing Office

136-20 38th Avenue, Suite 9I

Flushing, NY 11354

Tel: 718-461-8461

Fax: 718-461-8462

Office Hours:

Chinatown Office

Mon. - Fri. 9:30 a.m. - 5:00 p.m.

 

Flushing Office

Everyday 9:30 a.m. - 5:00 p.m.

What's New

EB-5 VISA 投资移民

This visa provides a method of obtaining a green card for foreign nationals who invest money in the United States.

NEWSLETTER SIGNUP

Print Print | Sitemap
© Law Offices of Xuejie Wong PLLC